游戏主播“合而限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6-20 02:05

8522万!这个天文数字罚金骤然落在了一位23岁的年轻人头上。

近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主播韦朕(直播名:韦神)合约期内跳槽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法院判定韦朕在合同期内跳槽其他平台的行为属于故意根本违规。按照双方此前签订的合同约定,判决韦朕向原告武汉鱼行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斗鱼全资子公司)支付违约金8522万元。

以往斗鱼和虎牙之间因挖角主播引发诉讼屡见不鲜,而“韦神”在合同期内从斗鱼跳槽至虎牙,引发天价违约金的原因也是其人气所致。不过,就在天价判罚下达的同时,坊间也出现了一则让韦神始料不及的消息。

游戏直播圈内的两大巨头,近日传出了合并消息。据《新京报》报道称:多位接近相关交易的人士表示,斗鱼、虎牙的合并已经在路上了,推动双方合并的建议由腾讯提出,具体细节未定。对此更有直播平台内部人士对外透露,“最快可能会在今年底、明年初,在这之前虎牙还将迎来新的高层,以及新的战略目标”。

这消息对于“韦神”而言有些尴尬,但对于整个游戏直播行业来说则是“山雨欲来”。

合并传闻引发的联想

对于这次合并消息,在沟通之后斗鱼方面向懂懂笔记表示:“不予置评。”

正所谓空穴来风,而斗鱼和虎牙传出类似的消息,也非一次两次,只是这一次行业内普遍认为“合体”大概率会发生。

首先,作为两家商业公司,从大股东诉求以及股权变化上来看,虎牙、斗鱼合并似乎是顺理成章。

根据此前斗鱼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腾讯目前持有斗鱼38%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另外,今年4月份腾讯旗下的全资子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以约2.63亿美元现金向欢聚集团购买虎牙约1652.38万股B类普通股。这次交易完成后,腾讯也成为虎牙的最大股东(同时投票权提高至50.1%)。至此,虎牙已经正式成为腾讯的子公司。

坐拥斗鱼之后,在疫情之下又迅速“搞定”此前投资过的虎牙,有分析指出此次股权收购是腾讯早就埋下的伏笔。

根据虎牙上市之初的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3月腾讯投资虎牙的协议中有这样一个约定: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之间,以当时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额外股份,以达到后者50.1%的投票权。

如今的腾讯只是执行了自己当初投资时约定的权益。由此可见,腾讯对于整合国内游戏直播市场早就做了一番筹谋。究其根源,从商业运营的角度来看,作为国内两家游戏直播平台的大股东,腾讯通过整合虎牙斗鱼资源,实现消除内耗、市场一统的格局,也就顺理成章了。

直播圈分久必合的趋势早已呈现。此前腾讯已经启动了一系列统筹现有游戏直播平台的举措。早在去年3月,腾讯腾讯互娱事业群(IEG)内就成立了一个统筹管理虎牙、斗鱼、企鹅电竞三家腾讯系游戏直播平台的机构。同时,腾讯互娱游戏直播业务部总经理殷婷还一直担任斗鱼的董事,另外一名董事则是腾讯投资并购部总经理余海洋。

而在今年3月,殷婷卸任斗鱼董事一职,转由周颂接替。值得注意的是,周颂加入腾讯前一直在咨询和审计公司担任高管,目前她的角色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财务管理副总经理,同时还担任着腾讯旗下多家公司的监事。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虎牙方面也公布了一项人事任免:腾讯方面委派郑磊任虎牙董事会董事一职,接替此前派驻的马晓轶。郑磊的现任职务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用户平台部总经理,而他要接替的马晓轶,则是腾讯高级副总裁、互动娱乐事业群总裁。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位“副手”接替部门老总担任斗鱼和虎牙的董事一职,并非无的放矢。

整合同类型业务,是腾讯一贯采取的市场战略。以往的阅文集团、腾讯音乐正是其在业务整合上的典型案例。

目前,虎牙已经被完全归至麾下,接下来只需要等斗鱼CEO陈少杰点头了。其实陈少杰本人对于合并似乎并不抵触,早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会议上,陈少杰就表示:“合并主要取决于大股东腾讯的意愿。”而腾讯的意愿,已经再明显不过。

关于斗鱼和虎牙二者合并,外界一直有观点认为二者合并之后可以携手对抗抖音、快手以及B站这些新涉及游戏直播领域的平台。尽管抖音、快手还有B站目前在游戏直播领域还无法与斗鱼、虎牙比肩,但是未来的变化谁又能打保票?

主播还会如此“贵”吗?

对于游戏直播平台的分分合合,除了资本市场的波澜,受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主播群体了。

回到前面提及的“韦神”天价违约判罚,起因就是平台之间对大V的挖角。过去几年各大直播平台因为挖角引发的一系列诉讼中,主播违规跳槽被判高额罚金屡见不鲜。而随着头部平台越来越集中,主播合同期内违规跳槽的现象已经大幅减少,至于新晋的直播平台想要挖角的难度,也在无形中大幅增加。

主播资源方面,腾讯系的三大游戏直播平台(虎牙、斗鱼、企鹅电竞)几乎覆盖了当下所有知名游戏直播,而且均已签下长约。斗鱼方面此前就曾向懂懂笔记表示:“目前斗鱼已经与前100位的大主播都已完成了五年合同的换签。”

目前,由于腾讯扮演的“中台”角色,腾讯系这三家游戏直播平台已经很少出现相互恶意挖人的情况。这种锁定头部主播的情况也就意味着,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腾讯系三大直播平台起码在游戏直播上会保证自己主播阵容的稳定。

那么,以往中小直播平台靠挖角大平台大V提升人气的做法,会不会逐渐消失?

曾经,业内有过太多因为高薪跳槽到非专业游戏直播平台或其他中小平台的游戏主播人气骤降的案例。例如王者荣耀的一哥“嗨氏”,经过几轮跳槽不仅让自己背上了几千万元违约金,人气也大不如前。根据小葫芦平台的数据显示,如今在快手直播的“嗨氏”在分类主播排名中仅位列第50,全网主播排名更是只排在869位,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头部主播。

所以,对于游戏主播而言,从现在来看,斗鱼、虎牙这两个游戏直播平台还是他们体现最大价值的地方。

以往平台之间挖人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流量,而主播跳槽是为了更多的资源和收入。如今,游戏主播们缺乏更好的跳槽目标,也很难会有当年那样跳一次收入翻一倍的情况出现。一旦三家统归腾讯之后,游戏直播平台在主播签约方面也就有了更多的话语权,这对主播们而言似乎也是利弊参半。

这种情况和其他商业模式是相似的。比如网约车行业火爆时,滴滴、快滴、Uber的激烈竞争,用户几乎都是低价坐车、司机们补贴奖励不断。如今滴滴通过合并达到了网约车市场近乎垄断的地位,网约打车价格也回归到了正常的商业逻辑,同时网约车司机们的高奖励、高薪酬也随之结束。从2015年国内互联网行业陆续发生的“五大并购案”来看,每个细分市场的前三大一旦完成任意两方的合并案,行业内“补贴”和“高收入”时代也就基本终结。

直播平台签约主播也会如此。此前大小平台之间互相竞争,只有拿出更多的钱才能签下头部主播,甚至天价罚金也是由挖角平台一方来承担。未来游戏直播领域趋于一统,主播的选择少了自然也就难以再出现以往主播在各个平台之间不断比价、平台也在不断抬价的情况。

对此,相关直播行业人士对懂懂笔记表示:“即便现在双方还没合并,直播平台对于那些天价主播的考量也比之前更多。除非是那些真正人气和收入最顶尖的存在,平台方面会花高价签下,其他的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大方了,冯提莫就是一个例子。“该人士强调,此前斗鱼没续约冯提莫,一是她要价太高,二是斗鱼自身也觉得不合适,所以就放弃续签。“这种情况如果放在两年前,斗鱼一定会大概率留下她的。”

市场需求决定价格,而新的竞争者想要在游戏直播涉足,也会考虑挖角所带来的成本压力。“如果未来双方真的合并,对于很多主播的身价应该会有一定抑制作用。因为可供他们选择的平台少了,而且抖音、快手这些平台不以游戏直播为主,游戏主播们能得到的资源也非常有限。”该人士补充道。

人和平台孰重孰轻?

换句话说,这也是有观点认为“韦神”跳槽将面对尴尬局面的原因。

一直以来,平台和主播谁更重要一直是业内讨论的重点。经过近几年的发展来看,平台,特别是那些头部平台在整个直播生态中的主导性要更强一些。以斗鱼为例,曾经斗鱼倒下过无数的所谓游戏直播一哥和一姐,但作为专业游戏直播平台而言,在拥有大量游戏直播用户的前提下,它也在快速打造一个又一个新的一哥、一姐。所以,圈内才有了那句“铁打的一哥、流水的斗鱼。”

实际上,关于韦神的这一判决早在去年底法院就已经完成,只是由于疫情影响直到最近才正式下发。在替“韦神”惊诧、担忧同时,这8500万元的罚金,其实也还有很多变化和转折的。至少从目前来看,“韦神”还不用马上缴纳8500万元罚金。

由于过去几年直播平台之间的疯狂挖角,主播合同内跳槽最终导致双方对薄公堂的案例很多。此前知名游戏主播孙亚龙曾在直播中透露:平台之间互相挖人时一般都知道目标主播身上背着与上家签订的直播合同,不过挖角一方的负责人都会给予目标主播一定承诺——例如为其解决合同问题及违约金。

或许,很多主播才会肆无忌惮的跳槽原因就在于此,毕竟有人“托底”。

不过,大V跳槽的最终结果并不会都那么顺利,特别是那些明星主播在违约诉讼中败诉的几率很高,而败诉就意味着高额赔款。在韦神之外,XDD、嗨氏、蛇哥、囚徒等等主播大多是如此,其中蛇哥曾因为反复跳槽而遭到多家平台的同时起诉,索赔金额最多时将近2亿元人民币。

对于“韦神”未来可能面临的结果,相关直播行业人士对懂懂笔记表示:“从过去一系列主播违规跳槽的案例来看,法院是支持平台向违约主播索赔的,具体金额方面要根据主播影响力以及平台损失而定。不过这次8500万违约金的判决还只是一审,韦神团队应该会寻求二审,最后的赔偿金额要根据二审的结果来决定,这应该还会需要比较长时间。”

降低罚款金额有过先例,此前知名主播“文森特”从斗鱼跳槽至战旗时,相关合同纠纷法院一审判决结果就是文森特需支付违约金1500万元。但是在后续二审过程中,法院就将违约金调至450万元。但是违约金终审结果“惨烈”的案例也有不少,例如“嗨氏”二审维持一审4900万元违约金的例子。

从目前来看,无论最终罚金数额多少,韦神大概率是要为自己违规跳槽的行为付出相应赔偿了。更可能出现的“尴尬局面”,则是一旦提出寻求二审,“韦神”的跳槽纠纷案可能还需要审理数月甚至一至两年。如果审理一至两年后虎牙和斗鱼真的合并,那么终审判决后“韦神”需要支付赔偿的前东家,就会变成现东家。

这个可能出现的结局,我们不妨抱着吃瓜心态慢慢观察吧。

【结束语】

从2014年1月1日ACFUN生放送直播正式更名为斗鱼TV开始,国内游戏直播浪潮已经走过将近6个年头。这期间游戏直播平台崛起又倒下了一批又一批,无数知名主播也起落沉浮于其中。随着目前行业内两大巨头都已经走进盈利阶段,作为“大哥”的腾讯有可能再次将同类型的“小弟们”整合到一个篮子里。就像当初QQ音乐、酷我、酷狗整合成为腾讯音乐集团,QQ阅读、起点中文网、新丽传媒等整合成阅文集团,一个新的“大直播平台”会不会由此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