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疤是军人特殊的勋章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10-26 09:13

伤疤是军人特殊的勋章

曾志宙的《革命伤残军人证》

人物介绍:曾志宙,湖南省邵东市人,1926年出生,1949年加入革命队伍,1951年入党。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先后参加了汉江战役、西海岸战役、小石洞战役和上甘岭战役等,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5次,在上甘岭战役中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入伍后作战次数:11次;受伤次数:7次;伤残等级:二等甲级……”《革命伤残军人证》泛黄的页面上详细记录着曾志宙入朝作战的受伤情况,简单的几个数字,读起来心情格外沉重。

因伤情严重,曾志宙曾接受外科手术14次,随着年龄的增长,时常出现阵发性昏迷等症状表现,双耳听力也已丧失。然而,不论什么时候,曾志宙都衣着板正,谈起那些难忘的战事,他的目光中依然透着军人特有的凛然和自豪。

讲起入朝第一战——熙川之战,曾志宙言语忽然变得激昂起来。熙川是江界通往安州、平壤的必经之地,也是向北进攻的西线“联合国军”进退必经的交通要道,在这次战斗中,曾志宙所在的38军任务是奔袭熙川,掩护后续部队靠上集结,从而歼灭南朝鲜第8师。

“一天晚上,夜黑如墨,我和战友们一会儿匍匐前进、一会儿弯腰前行,当冲锋号响起,大家像尖刀般向敌人刺去。”说到这里,曾志宙撩起上衣,指着自己身上的疤痕继续讲述道,当时敌人的一枚弹片击中了他的左下腹,肠子都被炸出来,随即便陷入昏迷状态,是战友冒着炮火把他移送至医疗队。后来,在手术治疗中,曾志宙小肠、大肠、直肠共进行了5处切断缝合。

“战争是残酷的,我的好多战友就牺牲在我的眼前,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大和岛是敌人在西海岸的一个重要据点,敌人在岛上训练反动武装,进行破坏活动。为了拔掉这颗“钉子”,1951年11月,曾志宙和战友冒着炮火在大和岛强行抢滩登陆。回忆当时的场景,曾志宙仍激动不已。

那天风浪特别大,惊涛骇浪凶猛地冲击着岸边陡峭的石崖,发出一阵阵怒吼。志愿军官兵抓住崖壁石缝中的小树攀援而上,向敌人发起进攻。在敌人顽固反击下,好多战士都倒下了,曾志宙心中对敌人的怒火不断燃烧。然而当他刚爬上山时,忽然一枚炮弹袭来,曾志宙一下摔入阵地边缘约12米深的悬崖沟底,造成头部大出血和腰椎断裂。万幸的是,在战友帮助下,曾志宙保住了性命,但由于双耳神经受损、耳膜被震破,他的左耳听力完全丧失,右耳也只能听到微弱声响。

“我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几次都是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但我并不怕,从不退缩。战争打得很艰难,我们还是胜利了。”曾志宙多次负伤,可他越战越勇。1952年10月,他又参加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作为连队指导员,曾志宙奋不顾身、冲锋在前,率队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冲锋。

战争硝烟已经远去,从军报国的责任担当一直在传承。在曾志宙的影响下,他的两个儿子、小女儿、两个外甥和一个外甥女都先后参军入伍。“部队是锻炼人的地方,我鼓励孩子们去部队,走进这个大熔炉。”

由于年代久远,1952年发放的《革命伤残军人证》仅残存4页,但每一页似乎都在低吟着英雄的赞歌。采访即将结束时,曾志宙双手紧握着《残疾军人证》,激动地说:“感谢你们来听我讲抗美援朝的故事,这些事一定不能让后辈忘记……”

(责编:陈羽、马昌)